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 > 金融 >

美世2020全球生活成本调研:亚洲城市继续占据全球最贵城市榜单

2020-06-10 18:07 消息来源:美世
  • 香港连续第三年排名榜首,新加坡比去年下降两位,排名第五。
  • 上海排名从去年的第六位下降到第七位,北京则排名第十,比去年下降两位。
  • 土库曼斯坦的阿什哈巴德超越日本东京,位居第二,后者现居第三。

上海2020年6月10日 /美通社/ -- 美世日前发布了2020年全球生活成本调研结果,亚洲城市在全球10大最贵城市排行榜中,占据六席。其中香港连续第三年保持了在亚洲乃至全球国际外派人员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的位置,主要原因是港元兑美元汇率的变动导致本地生活成本上升。

2020全球生活成本排名最高10个城市vs最低10个城市
2020全球生活成本排名最高10个城市vs最低10个城市

排在全球金融中心香港之后的是土库曼斯坦的阿什哈巴德,超越了日本东京之后位居第二,后者现居第三。新加坡则比去年下降两位,排名第五。上海排名从去年的第六位下降到第七位,北京则排名第十,比去年下降两位。

根据调查显示,由于汇率的变动,导致中国各个城市的排名都有所下降。其中排名下降最明显的是沈阳比去年下降了18位,排在63位。而由于货币升值以及商品和服务价格上涨,马尼拉和雅加达等东南亚城市今年排名攀升。马尼拉(80)比去年上升了29位,雅加达(86)则攀升了19位。孟买(60)是印度最贵的城市,而加尔各答(185)则是印度排名最低的城市。其他排名前十的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包括苏黎世(4)、纽约(6)、伯尔尼(8)以及日内瓦(9)。

“汇率的突然变化主要是由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造成,”美世中国副总裁宋学志表示道。“这种波动可能以多种方式影响流动员工,比如商品和服务的短缺和价格调整、供应链中断、或是员工需要将母国货币支付的工资兑换成所在国的货币以进行本地采购。” 

对外派地点进行适当的审查和对外派人员进行适当的补偿非常重要,但同时成本也很高。美世的调研显示,商品和服务的成本随着通货膨胀和汇率波动而变化,这使得海外派遣成本时而上升,时而下降。宋学志说:“新冠疫情给企业带来了复杂的挑战。亚洲开发银行估计,今年全球经济影响将在5.8万亿美元至8.8万亿美元之间。目前形势仍然是多变和不确定的;企业需要计划、观察和灵活应对,更重要的是,要让全球员工全程参与。目前随着各国逐渐开始重新考虑已实施的旅行限制,公司将不得不进一步评估其对员工流动及其战略的影响。” 

美世生活成本调研是全球最全面的调研之一,并获得了广泛认可,其目的是为了帮助跨国公司和政府制定全球外派人员的薪酬策略。调研以纽约市作为基准城市进行对比,汇率变化则是相对于美元来计算。此项调研涵盖了全世界超过400个城市。今年的排名包括五大洲的209个城市,并在每个城市计算了超过200项比较成本,包括住房、交通、食品、服装、家居用品和娱乐活动。 

随着新冠疫情造成社会和经济动荡,企业不得不重新评估其全球人员流动计划,并着重关注外派员工的健康。在利用新的工作模式、技术和适应性思维方式的过程中,企业开始考虑传统流动计划之外的其他形式的国际项目,以维持他们在海外的业务和员工团队。 

尽管企业在面临着健康和经济危机的情况下仍然渴望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增长和扩张,但裁员和减薪以及福利计划的改变都对他们的海外扩张战略提出了挑战。当企业重新审视人才组合、流动计划和薪酬方案时,他们需要敏锐地在感性因素和经济因素之间取得平衡,并使用准确和透明的数据来公平地为所有类型的人员流动项目提供报酬,同时还要考虑当前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及其造成的后续市场波动。

美世第26次年度生活成本调研发现,从事国际外派项目的雇员其派遣薪资福利的总成本受到多项因素的影响,包括货币波动、商品服务通胀成本及住宿花费的变动等。 

“新冠疫情提醒我们,派遣和留用国际项目的员工是一项重大的责任和艰巨的任务,”人才业务总裁兼美世战略负责人Ilya Bonic说道。“企业应该为流动员工队伍的重新部署做好准备,而不是寄希望于流动性的大幅复苏,企业应当持有同理心,要理解并非所有的外派人员都准备好或愿意出国工作。”

在短期内,为了应对这种新的全球流动趋势,企业可能需要将那些回国的员工再次进行重新部署。从中期来看,企业需要优先对流动员工队伍进行重新调整,以匹配新的经济模式,在该模式下,供应链被缩短、区域流动变得更多、同时人才培训的需求也重新出现。除了这些问题外,有关全球派遣的成本和地点的信息也将是危机过后的一个重要考虑因素。

“边境关闭、航班中断、强制隔离和其他短期干扰不仅影响了商品和服务的成本,也影响了外派人员的生活质量,”Bonic先生说道。“气候变化、与环境足迹有关的问题以及卫生系统的挑战促使跨国公司考虑一个城市围绕可持续发展所做的努力将如何影响其外派人员的生活条件。注重可持续发展的城市可以极大地提高生活水平,进而提高员工健康和敬业度。” 

其他区域的排名情况

美洲

尽管今年上半年全球经济陷入低迷,但美元走强使得在美国城市工作和生活的外派人员的生活成本出现了提升。从调研结果来看,美国城市在今年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排名中均有所攀升。纽约(6)是美国排名最高的城市,其次是旧金山(16)、洛杉矶(17)、檀香山(28)和芝加哥(30)。北卡罗莱纳州温斯顿塞勒姆(132)仍然是外派人员生活成本最低的美国城市。 

在南美洲,圣胡安(66)是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西班牙港(73)、圣何塞(78)和蒙得维的亚(88)。马那瓜(198)是南美洲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委内瑞拉的加拉加斯由于复杂的货币形势被排除在榜单之外;根据所选的官方汇率,它的排名会出现较大变化。

加元升值,引发了该国城市今年排名的跃升。温哥华(94)的排名与去年相比上升了18位,是加拿大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多伦多(98)。渥太华排名151,是加拿大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欧洲、中东和非洲

三座欧洲城市跻身十大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列。苏黎世在全球排名中位列第四,仍然是欧洲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伯尔尼(8),比去年上升了4位。下一个上榜的欧洲城市是日内瓦(9),比去年上升了4位。

尽管该地区的物价稍有上涨,但欧洲一些地方货币兑美元汇率走弱,导致许多城市的排名下滑。随着法国和意大利的经济在2019年底出现萎缩,欧元区经济增长接近于零。然而,任何一个主要的欧盟国家都没有出现通货膨胀危机的迹象。巴黎(50)、米兰(47)和法兰克福(76)等城市今年的排名有所下滑。

英国脱离欧盟的决定并没有影响到本国货币,英镑仍然坚挺,对全球主要货币都有升值。伦敦(19)、伯明翰(129)和贝尔法斯特(149)的排名分别上升4位、6位和9位。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继续在朝使经济多样化的方向发展,减少了石油工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随着这一进程,迪拜和阿布扎比都出现了物价下跌。与阿联酋一样,沙特阿拉伯也在尝试限制石油出口的影响,向更加多元化的经济模式转型。在过去六个月中,物价一直保持稳定;然而,随着增值税即将上调,预计物价将发生变化。特拉维夫(12)仍然是中东地区外派人员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迪拜(23)、利雅得(31)和阿布扎比(39)。开罗(126)尽管上升了40位,但仍是该地区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乍得的恩贾梅纳(15)是非洲排名最高的城市,而突尼斯的突尼斯市(209)则是该地区乃至全球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大洋洲

由于当地货币对美元汇率贬值,澳大利亚城市今年的排名也均有所下降。悉尼(66)是澳大利亚外派人员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但其排名下降了16位。而作为该地区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阿德莱德的排名下降了17位,排在126位。

美世为每个被调查的城市都制定了单独的生活成本及住房租金价格报告。有关城市排名的更多信息,请访问:美世2020生活成本排名。如需购买单独的城市报告,请访问:https://mobilityexchange.mercer.com/multinational-approach-cost-of-living-data

编者注

美世生活成本和住房租金价格对比的数据来源于2020年3月所进行的一次市场调研。并以当时的汇率以及美世根据其全球生活成本调研而得出的一篮子商品及服务国际价格作为计算基准。 

政府和大型公司使用此次调研的数据来避免其员工被派往派驻地后的购买力受损;住房租金数据被用于评估国际派遣人员在派驻地的住房津贴是否合理。基于对数据的需求,选择了相应的被调查城市。